央行姚余栋:研讨标明中国可从头把高速铁路网修一遍

4月10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的新供给2016年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在北京召开。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在会上就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重要方面提出研判,要点包括:

2016年一季度到2018年一季度中国将进入新常态的繁荣期。新常态繁荣即大的L型加上温和的反弹,不一定是GDP每个季度都高,但会有一定正反馈形势。

原油价格将反弹乏力,全球流动性不足,大宗商品起不来。预计原油价格在40美元/桶左右,个人认为到不了50美元。

房地产历经了两年下行,触底以后略有反弹。触底变为负增长的概率比较小。房地产一旦稳住了其他的自然稳住了,固定基础设施保持在20%。研究表明,中国基础设施还可以再重新把高速铁路网修一遍,综合铁路枢纽完全可以做,中国现在铁路密度还不够。

以下为演讲实录:

给大家汇报“新常态繁荣”。我是很赞同刘主任说的双重触底的,跟刘主任有差别的是刘主任稍微乐观一点,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增长是从高速转向了中高速,六年的经济下行,“新常态繁荣”既不是过热,也不是偏冷,就是现在的天气,人间四月天,大家觉得现在的天气舒服不舒服?预计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进入新常态的繁荣期。繁荣期可能还是比较短暂的,但有两年时间。

我们GDP的L型增长一直是持续下来的,已经有六年了,所谓的增速它可能有一个温和的反弹,我所谓的新常态繁荣就是一个大的L型加上一个温和的反弹。

为什么要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一个是国际因素,美联储加息更加慎重,3月15号美联储FOMC声明是超出预期的,大家预期到美联储不加息,当时想它的声明可能会比较鹰派,但事实上比较鸽派。

3月30号耶伦主席做了一个解读,总体美联储认为通胀预期没有起来,关注全球经济形势,于是就很谨慎。4月7号公布的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记录也表明美国经济喜忧参半,全球形势对美国经济构成了持续风险,联储加息将较为缓慢和慎重。

这个声明之后从3月15号、3月30号和4月7号更加清晰的表明了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共识性,而不是像耶伦年初的时候说怎么弥合联储去年12月份的四次加息和市场的两次加息的距离,这次公开市场委员会彻底跟市场是重合的。把市场弥合了,纠正了以前他可能认为的对美国经济本身过度关注。

这里我想说一点,日本经济是成为全球经济的新的风险点,这也是令人很忧虑的,现在日本的股市大跌,日元强势升值,负利率导致的银行股整个走低,日本的QQE购债持有了日本国内债券的30%,新增债券的90%。所以,现在处于两难,没有那么多债券供购,不购日元将继续升值。

日本经济目前出现了困境是全球经济学界从来没有的挑战,就是一个新的挑战。4月28号日本央行将开一个货币政策委员会议,我预计还要进一步加大购债或者宣布QQE3的决定。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全球也不知道怎么办。

日本如果不这样做日元继续升值,股市大跌,已经陷入通缩、停滞、超老龄社会、高杠杆,这是挑战所有经济学家的,我们对这样一个问题束手无策。

原油价格将反弹乏力,全球流动性不足,大宗商品起不来,这就是我们的逻辑。所以,大宗商品,原油价格在40美元左右,能不能到50很重要,我觉得到不了50,沙特阿拉伯还有百分之十几的财政赤字,很难到50,到了40就可以了,它很难减产。近期美元加息预期下降,美元指数振荡走弱。如果美元指数在2020年之前达到100的话,它是疲软的情况。

回到国内,国内刘主任已经说了,房地产都是历经了两年24个月的下行,触底了,触底以后略有反弹。所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房地产投资连接着十几个行业,辐射面非常广,它一下行整体固定资产投资下行的压力是谁也没办法阻挡的。

它已经触底了,它会不会反弹或者负的,负的概率会有,但是不是很大的,主要因为中国的城镇化还是60%左右,还没有达到90%,我们还有1.8亿的农民工还要进城,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所以,我觉得触底变为负增长的概率比较小。

所以,只要房地产触底了就好说了。为什么呢?“庆父已死,鲁难就没问题了。房地产一旦稳住了其他的自然稳住了。固定基础设施保持在20%。我们研究表明,我们的基础设施还是可以再重新把高速铁路网修一遍的,综合铁路枢纽都是完全可以做的,我们现在铁路密度还不够。

制造业方面,我们的人民币已经参考一揽子保持了稳定,过去一年左右,已经中止了过去十年REER的升值,因为我们整个通货膨胀是温和的,跟美国相当,我们名义汇率已经稳定了,这意味着十年长期以来REER的升值结束,对制造业投资是有帮助的,制造业投资也不会下降很厉害。所以,总体来看,固定资产投资也是触底的。

消费是平稳的,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也不会坏到哪儿去。进出口降幅收窄,内需向好,出口降幅继续扩大。现在总体零增长不错,油价低迷我们依然还会有进出的顺差,虽然不会有六千亿,可能有四千亿,还算可以。进出口对GDP贡献还可以的,虽然比去年小。

采购人经理指数我以前直接说了民生新供给的指数已经大幅反弹,我建议大家多关注这个指数,这个指数非常准确敏感。同时,这次引用了官方的制造业和财新指数[-0.72%],大家看也做了反弹,他们趋势是一致的,工业利润开始由负转正,PPI已经触底了,出厂价能好转一点儿,这也是警示。

利润有所反弹,服务业跃居第一大产业,增速高于GDP。服务业为什么这么快?如果服务员都开放的话,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是得不到足够提高的,你不开放怎么能提高呢?

往往可交易部门是制造业,所以,制造业的生产率比较高,服务业不太高,很幸运中国总是国运比较好,幸运的是我们有互联网+,滴滴打车,以前我下班回家都很困难,找不着出租车,现在没有出租车就叫专车。

互联网+已经改造了我们的出租车行业,已经开始改造我们的医生,MOOC也上来了,教育行业也在改造。互联网+已经迅速的重组,O2O是把整个服务业打碎了重新重构。这很幸运,看到我们服务业它的劳动生产力在迅速的提升。

举个例子来说,平安保险它已经80万人,现在线下为线上服务,不需要线下那么多人。虽然我们说不一定创造那么多工作机会,但是它的劳动生产率是提高的,服务业的增速在提高,一个是经济转型的需要,第二是互联网+,在没有充分开放的条件下给了我们一个天赐良机。

人民币兑美元的双向波动企稳,一味的赌人民币贬值肯定是亏钱的,肯定是输的很惨的,现在我估计也没人敢做了,因为它本身就是双向波动的。人民币对不同的货币篮子保持了稳定,全球流动性不足,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为什么日元升值?日元是国际货币,人民币马上成为国际货币了。

最近我接触不少国际的养老机构,国际养老机构非常着急,养老的钱需要正利率,不能负利率,到日本是负利率,因为到期兑换,德国债券负利率,美国长期还要加息的,去哪里?新兴市场风险大,他们害怕。只有来中国。

所以,我预计人民币加入SDR以后只要稍微适应,巨大的全球养老需求,还有国际货币都会升值。只要适应了人民币的国际需求,人民币可能升值。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现在国务院已经开始在推动债转股,银行股也将会触底反弹。在这里,我强调债转股一定是转优先股,不能是普通股,如果债转普通股,将重蹈日本上世纪80年代主银行与企业联通过紧之教训,短期兴奋,长期后悔。

我们以前担心银行,实际上坏账率是完全可以控制的,补充资本金,包括企业去杠杆,这是一个大招,一石三鸟,既帮助企业去了杠杆,也相当程度上化解了未来银行体系积累的风险,还有帮助我们丰富了整个资本市场。

总体想跟大家汇报的就是,我们从一季度将进入两年期的新常态繁荣,而且这个新常态繁荣不一定是GDP每个季度都高,不一定是这样的,但它就是带有一定的正反馈形势的。

人民币参考一揽子基本稳定,我们资本市场发展也不错,互联网金融整治也将开始。经过这次整治,两年之后一定是我们互联网金融行业非常好的。我们服务业的生产率也在提高,房地产投资已经触底了。

总体来说,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个“新常态繁荣”,就像每个人理解的哈姆雷特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新常态繁荣”可不要忘了我们要干什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们初心就是落实中央供给侧改革。

我们一定要汲取日本的经验教训,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忽略了供给侧改革,90年代就完了,今天它是进入QQE3还是不搞QQE3?多么艰难的抉择。

所以,供给侧改革是我们长期繁荣稳定的根本之道,把中央的供给侧改革落到实处才能让新常态繁荣持续更久时间。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Yaodl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高速铁路 铁路 修建相关阅读

发改委同意新建重庆至昆明高速铁路 项目总投资约1416.2亿元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9月11日消息,为深入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加快构建京昆高速铁路通道,加强成渝城市群和滇中城市群联系,促进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和脱贫攻坚,发改委同意新建重庆至昆明高速铁路。项目总投资约1416.2亿元,其中工程投资1339.1亿元,动车组购置费77.1亿元,规划远景年输送能力:单向3000万人/年。
据悉,渝昆高铁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京昆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联系成渝城市群和滇中城市群的快速客运通道,为国家“百项交通扶贫工程”重点项目,计划年内开工建设。渝昆高铁设计为双线时速350公里,共设车站20座(预留车站1座),线路里程约699公里,全线建设工期6年。
该线路起自重庆枢纽重庆西站,经重庆市江津区、永川区,四川省泸州市、宜宾市,贵州省毕节市,云南省昭通市、曲靖市,止于昆明枢纽昆明南站,与在建成自宜高速铁路衔接,构建成都至昆明高速铁路(成昆高铁)通道。该项目对于提升成都国家中心城市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完善川南经济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促进成都平原经济区与川南经济区协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